网站首页     湖南省韶山管理局    伟人毛泽东    红色之旅    韶山印象    商旅服务    网上导购    互动交流   专题栏目
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  |  韶山宾馆  |  韶山毛泽东图书馆  |  毛泽东广场管理处  |  园林环卫管理处  |  供水公司  |  韶山照相馆
 站内搜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天下韶山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文章

【 内容阅读 】
当前位置:天下韶山网->红色之旅->旅游指南->内容阅读

从户外运动的案例谈安全认识

  来源: 时间:2016-11-22 09:23:58 作者:  编辑:文耀东 字体: 【      】 

   [案例1]女驴友露营被山洪卷走 众驴友遭巨额索赔

  2006年7月份,21岁的年轻女子骆某参加一次大明山赵江露营活动时,不幸被山洪冲走死亡。为此,骆某的父母将组织者及一同出游的梁某、陈某、覃某等12名“驴友”告上了法院,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支付给原告人身损害赔偿费152854元;赔偿原告精神抚慰金20万元;以上被告负连带赔偿责任。

  2006年6月底,被告武鸣县人梁某在时空网上发布召集组团到武鸣县境内的大明山赵江进行露营活动消息,被告陈某得知此消息后,便邀请原告的女儿骆某(21岁)一起参加此次户外露营活动。今年7月8日,在被告梁某的召集下共有13名成员前往武鸣县两江镇赵江露营地。参加队员按被告梁某的要求向其交纳了60元的费用。当晚该团队在赵江河床裸露的石块上扎帐蓬露营。

  7月8日晚至9日凌晨,该团队露营一带连下几场大暴雨,9日清晨7时许赵江山洪暴发,此时原告的女儿骆某与陈某同住一个帐蓬内,骆某尚在熟睡,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山洪冲走。险情发生后,在当地政府组织的搜救队的搜寻下,在下游离事发地约3公里的河床找到骆某的遗体。原告认为,此次出游的组织者兼领队被告梁某未持有任何经营旅游业的合法证照,亦未考虑7月正值雨季等气候灾害等因素,且未安排人员守营,被告陈某是一个具有较丰富经验的户外活动者,此次邀请骆某同团出游理应对骆某的随队出游负安全防范义务,其未提醒和要求骆某撤离危险地带,最终导致悲剧发生。作为同行的其他被告,由于同一团队,他们之间应形成一个相互关照、相互救助的义务关系。然而,他们竟无一人告知骆某紧急撤离。为此,此次出游的组织者兼领队被告梁某以及其他参团成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总结—雨季千万不能在河床和河边岸宿营,不但是洪水,而且夜晚的兽虫也比较多。

  [案例2]自发组织连平漂流:深圳驴友遇难2死1失踪

  2006年8月5日,深圳9名驴友参加由一位网名叫“独啸山林”的头驴组织的连平漂流活动时,不幸被卷入漩涡,导致3人身亡。

  这9名驴友所参加的漂流活动,地点在河源市连平县内港镇一条源自连山的河流。连日的大雨让河水暴涨,9名驴友总共带去5条橡皮艇,在8月5日下午4时左右,当驴友漂流到连平县内港镇一处有水坝的地方时,遇到了漩涡。强大的漩涡水流使得3艘筏艇很快翻了,6名队员落入水中,其中包括两名遇难者“孤叶”、“海湾”以及头驴“独啸山林”。据其中的驴友回忆说,“独啸山林”、“孤叶”、“海湾”三人的个人能力都相当强。筏艇翻了之后,他们三人都没有自顾逃生,而是奋力搭救另外3名落水的驴友。后陷身漩涡中的3名落水者都被救上了岸,头驴“独啸山林”、驴友“孤叶”以及“海湾”却死亡。一名被救的女驴友昨日回忆说,翻船的地方是一个死角,漩涡很大,船绕过时一定会翻。她落水后,几经挣扎,自己都想放弃生命了,最终还是让“独啸山林”、“孤叶”和“海湾”把她托出水面。

  总结—在湍急的河流中,组织普通漂流旅游活动是不合适的。

  [案例3]因个人身体因素死亡

  2005年5月4日凌晨2点左右,一名女驴友在穿越库布齐沙漠过程中发病经过多方努力后未果,不幸遇难,时年27岁。

  据悉,这位遇难的女驴友今年27岁,五一期间参加了由绿野网站发起的穿沙自助游。这支不足二十人的队伍在5月3日下午3点左右行进在途中,该女驴友突然出现中暑的症状,而周边当时没有医疗经验的人员只能临时采取人工呼吸维持其生命。在接到求救信息后,正在带领户盟穿沙B队的内蒙古起点户外的一名有一定医疗经验的驴友及一名司机迅速驾驶沙地摩托赶赴事发地进行了友情救援。在3日下午22:17赶到了现场,他们带了常规药品快到事发地后发现还需要强心针,即刻返回再取。在回去的路上,沙地摩托翻车2次,把司机压伤。在距离事发地还有5公里的时候电瓶没电了,只能原地等待七星湖景区工作人员送来电瓶。景区工作人员到达的时候已经凌晨4点多。此时,该女驴友已经死亡了2个多小时。

  总结—户外活动中因个人健康因素死亡是可能的,防暑防寒是不能忘记的,尽量带上强心剂或硝酸甘油等药品。

  [案例4]上海驴友风雪太白山遇难

  5月1日上海游客华峥嵘只身前往太白山登山探险旅游,在从南麓攀登太白山顶峰时,遭遇暴风雪失踪。经过西安市300余警民全力搜救,其遗体于5月12日在海拔3600多米的第四纪冰川遗迹石海北梁顶被发现。 

  总结—高中强度和风险的户外运动尽量不要单人进行,暑寒是导致死亡的重要因素,单人行动时向导尤为重要。

  [案例5]一人遇难三人失踪 宁波市民自驾游西藏发生车祸

  7月16日上午9时许,4位自行在网上组织自驾车游西藏的宁波市民,驾驶的一辆北京现代越野车从西藏巴宿县然乌镇出发驶往拉萨途中,在经过318国道西藏林芝地区波密段一拐弯处时,车辆不幸坠入雅鲁藏布江的支流帕隆藏布江中。车上4人,除1人已经死亡外,其余3人至今下落不明。西藏波密县交警大队大队长文永林说:“帕隆藏布江水流非常急,搜救工作难度很大,失踪人员生还的可能性很小。”

  最好能有几辆车组队而行,并找一个熟悉当地环境的向导带路,新手千万不要贸然前往。此外,青藏高原气候对人的身体条件要求很高,想到西藏自驾旅行的游客一定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总结—危险路段最好跟车队行进,出外自驾旅游,开车人的身体状况也是我们要考虑的安全因素之一。

  [案例6] 狂风怒海在清凉峰死亡

  2005年1月18日晚上,13个酷爱登山的年轻小伙子共同相约,从杭州出发去海拔1787.2米的清凉峰,但是回到杭州的却只剩下12人。一网名叫狂风怒海的驴友在20日晚与队友失去了联系,后死亡。

  据一驴友叙述,他们几个爱好户外旅行的驴友一起相约去爬清凉峰。晚上9点左右到达临安的马啸乡浙川村,并在那里的小学操场上扎营,第二天一早六点钟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向清凉峰进发。在野猪塘叉路口休整准备冲顶的时候,领队要求把背包暂留原地,但狂风怒海强烈要求看日出,结果和领队的意见有分歧,执意背包冲顶,冲顶后又一人留在山顶,等待与另一组户外旅行队朋友会合。于是他们12人先下山,昨天早上回到杭州。因为那边手机、对讲机都没有信号,等回到杭州后与其家人取得联系,才知道狂风怒海还未回家。

  12天后村民发现狂风怒海摔下山崖的遗体

  总结—高中强度和风险的户外运动尽量不要单人进行,活动中不能意气用事,夜间尽量不要运动。

  [案例7]驴友”探险被困千米深谷1名“驴友”遇难

  郑州19名驴友,在嵩山探险旅游时遭遇不测。一名组织者掉下悬崖,6名被困深山中。登封市有关部门组织营救队伍,经过数小时的生死大营救,于昨日下午将被困的6名驴友救出,但掉入悬崖的组织者不幸遇难。

  2006年3月11日下午5时50分,登封市市长热线电话铃声骤响,一个自称叫王枫的郑州游客紧急求助,就在大约两个小时前,他们一行19名驴友在少室山三皇寨探险时,山上降雪,他们在途经一个叫“大寨”的地方时,一位网名叫“生姜”的组织者不慎滑下山坡,跌到约20米深的悬崖,生死不明,请求帮助救援。

  下午6时05分,20多名消防官兵,赶往现场进行营救。武警消防大队10名官兵,带上云梯、担架、绳索、急救包、救助药品、氧气袋等营救工具,与120急救中心的两名医护人员,全部身着夜光阻燃服,头戴白色头盔,按报警人王枫指的上山路线,直上少室山。

  山上驴友的手机短信,说他们已经能跟营救人员对上话了,可是山上月色朦胧,轻雾弥漫,他们只能听见呼喊他们的人声此起彼伏,就是看不见人。山上风很大,寒气逼人,他们冻得骨头生疼。后来才搞清楚他们所处的位置不是“大寨”,而是一处还没有被开发的风景区,人迹罕至。营救人员借助照明灯,攀着绝壁,几经周折才发现这几个驴友,跟在后面的女护士已经冻得走不动了。报警时说落崖的高度不过20多米,又是一个斜坡,因为雾气很重,消防队员几乎看不清楚被困人员的具体位置,但就对话的声音推测,距离应该远于20米。

  但是,第五梯队向山下指挥部反馈的消息,“险谷”距离上面的位置不少于1000米。营救人员准备好约1000米的绳索。指挥部建议借助山势将绳索蜿蜒盘下,先由营救人员沿绳索下到谷底,帮助驴友沿绳索攀缘到崖台上。

  被困在“险谷”中的驴友用手机短信告诉山下指挥部,又冷又饿,他们现在已经支持不住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下午1时30分,山上传来消息,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难营救,6名驴友在营救人员的帮助下,攀着绳索从谷底上到了崖台上,现在已全部被成功转移到安全地带,6名驴友,只有一名受了轻伤。3月12日上午,经下到谷底的消防队员仔细勘验,确认“生姜”已经遇难。指挥部决定今日早晨6时出发,进入“险谷”,把“生姜”的遗体运出来。

  总结—在悬崖等危险地区活动,保护性的安全措施是必须的,有时候只需要一根绳子而已……

  [案例8]武义驴友遇难

  6月4日,金华户外驴友“豆妈”在同另外14名驴友穿越武义三笋坑的时候,由于天气恶劣,在峡谷中被大水冲走,不幸遇难。

  遇难的驴友网名“豆妈”,女,43岁,,是长期在武义生活工作的金华人。丈夫“大叔”(网名),也是一名户外运动爱好者。豆妈走了,留下了一个11岁的孩子。6月4日上午,这15位驴友在武义南部深山的户外活动中遭遇大雨,与外界失去联系,另一组3人也在深山迷了路,昨天被救援人员成功救下。

  来一次清爽之旅吧—拥抱三笋坑的山山水水,当清凉的水花让你笑逐颜开,当舒爽的山风轻轻地吹过,你一定会体验一个无比刺激、舒畅的春夏日周末!”这是驴友们出发前发在网站上的活动通告。没有人会想到,就是这次看似轻松的旅行,会变成一次死亡之旅。

  这次驴友活动以20多岁的年轻人为主,也有三四个40来岁的男女,大家有说有笑,对即将到来的活动充满期待。“企鹅”已经连续3个周末从金华赶过来参加活动了,他告诉记者,驴友们彼此都不知道名字,也不会互相问职业,大家因为共同的爱好聚到一起,就是求个开心。快出发的时候,40来岁的“豆妈”才匆匆赶到。因为她的小孩子叫豆豆,驴友们才叫她这个名字。因为是第一次见面,记者跟她打了个招呼。“豆妈”把衣领拉了一下,说:“今天天气这么好,我把游泳衣都穿里面了。”

  6月3日早上9点左右,他们到达三笋坑,当时天气很好,他们还在水里游泳。下午三四点左右,天下起雨来,而且越下越大,因为山上没有一点信号,他们这才有点着急起来。在山上宿了一夜后,他们准备下山。此时峡谷里的水深已是头天的两倍,非常湍急,中间夹杂着树枝等物。9点多的时候,他们准备趟过一处湍急的水流。一个男的驴友先过,在水面上架上两根木头,让驴友扶着过。当时“豆妈”走在最前头,考虑到“豆妈”经验不足,其他人让她先等一下,多几个人过去可以保护她,但她说自己“能行”。

  “走到中间的时候,她脚踏空了。她紧紧抓住木头,包背在身上卸不下来。几个人下水,让她把手松一下把包拿开,她可能害怕了,手反而抓得更紧,包根本解不开。驴友冒险下水,抓住她,可是太重,抓了近20分钟,都抓不上来。‘豆妈’没力气了,我们眼睁睁看着她被水冲走。”“豆妈”被冲走后,“企鹅”等3个驴友马上下水,想把她捞回来,可是水太急,3个人自己差点被水冲走。连忙抓旁边的藤,好不容易爬上了岸,其中一个被水冲出十多米,幸好被两块石头拦住才停顿下来,从水底游了回来。

  总结—在有危险的地区活动时的原则是:有经验和体力的人走在前面,其它人在中间偏后活动,后面应当有一定的人保护。

  [案例9] 西南交通大学大二女生坠崖身亡

   06年7月14日消息:9日,西南交通大学的两女一男3名学生徒步从毕棚沟穿越四姑娘山长坪沟时发生意外,其中一名叫邢楠(音)的大二女生从卡子山坠落到70多米深的悬崖,不幸遇难。

  据了解,当日结伴出行的两位女生一位姓邢,一位姓李,男生姓崔,均是西南交通大学的学生。他们原计划从毕棚沟反向穿越四姑娘山长坪沟,在翻越卡子山时出现了意外。

  当日,3人在理县毕棚沟出发,在当地请了一个向导带领他们穿越。该向导将其带到毕棚沟与四姑娘山分界的卡子山垭口后,给他们指了大概的方向就返回了。当时大约中午11点,天空下着绵绵细雨,并有山雾升起,3人就这样自行下山了。不料在下山过程中走错了路,不知不觉间3人已经身陷绝壁,无奈之下,崔姓男生便先从悬崖上往下面的河坝下撤,两名女生也用同样的方式跟随。意外在下撤的过程中发生,邢楠一不小心摔下悬崖。

  慌了手脚的崔姓男生赶紧到山下的日隆镇派出所报警求救。随后赶到的景区工作人员和公安干警将另一女生安全地救到了四姑娘山木骡子,同时展开了对邢楠的搜救工作……

  昨日下午3点过,该女生的遗体在卡子沟被发现。

  7—9月正是四姑娘山地区的雨季,沟内路面湿滑,增加了徒步行走的难度,加上几名驴友对当地地形和环境不熟悉,误行至绝壁悬崖,导致意外发生。

  总结—雨季在危险地区行动,可按实际情况适当改变计划,或要加特别安全防护;对新人而言向导应当是必须的。

  [案例10]四川省宜宾市两驴友漂流遇难

  2006年5月6日,伟哥等一行八人,从云南盐津县分乘两条4人艇沿关河顺流而下,于当天下午6点左右安全到达水富县两碗后上岸住宿。

  5月7日上午8时左右从两碗乡起程,9时左右到达两碗乡境内杨柳滩水电站(正在修建中)施工现场。当时段王爷和庆哥上岸观察,并找到一个张姓工头询问河道情况,张姓工头告之这段河可以行船。又见河道口及岸边无任何禁止船只通行标识,于是继续顺水而下。当时第一条橡皮船上坐有四人(伟哥,庆哥、段王爷、锐姐),在通过电站闸口时忽然翻船,全船人员均落水,虽然都穿了救生衣,但由于电站冲沙槽形成的特殊水流,反复将落水人员卷入水中。段王爷被幸运冲出激流后,大声呼喊:“不要来了,出事了!”。这时,第二条船与前船相距约四十米远,船上四人耍哥、新涛、旦旦、宾哥听到呼叫后,新涛当即说:“遭了,出事了,快去救人!”(当时后船与出事地点相距四、五十米远,马上靠岸就可以安全脱离险境)。四人不顾一切将船朝闸口划去救人,因旋涡太大,激流剧烈冲撞,旦旦、新涛等4人均落水。经过一番与恶水奋力搏斗,其余人员挣扎出漩涡后,不顾一切奋力营救,将旦旦、新涛二人拖上岸边,边进行心脏挤压及口对口人工呼吸,边向水富县人民医院的急救中心请求救援,很快,水富县人民医院120急救中心医护人员赶到现场,采取措施全力抢救,终因抢救无效,新涛、旦旦不幸遇难。

  总结—没有经验的人在没有准备好营救装备的情况下,不能主动参与危及自己生命的救援活动中去。

  PS:

  1/ 本人不是一个有经验的户外运动爱好者,对户外活动中的死亡案例中,个人思考只能供大家参考!
 
  2/ 我的粗略统计,现在我们一般意义上探险和户外运动的死亡率比很多地方的交通死亡率并不高多少…… 。

  3/ “我思故我在”……法国哲学家笛卡儿的哲学命题对户外运动爱好者也是实用的……。

  4/总结提示:

  A:尽量好选择固定户外伙伴或俱乐部,去非主流危险地区时网上临时搭伴要慎重。
 
  B:去危险地区尽量不要单独行动。
 
  C:你参加旅游的次数和你处理危险的能力,经常是两回事。
 
  D:活动中有人身体不适,应当首先平躺休息观察再处理,遇到突发性疾病应当避免继续行动。
 
  E:带上速效救心丸和强心针。
 
  F:活动计划应当经常根据实际情况的变化而变化。
 
  G:每次带上一些简单的安全装备。

伟人故里
韶山传奇
红色记忆
风土民情
老 照 片
情系韶山
韶山感怀
· 韶山民俗:杀头年猪过大年
· 《韶山人》——韶山方言说唱
· 婚姻
· 首饰
· 鞋袜
· 发饰
天下韶山网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由 湖南省韶山管理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5 www.txs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